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超神幼稚园 一百六十五章 奇怪的胖子

发布时间:2019-10-12 21:59:46

超神幼稚园 一百六十五章 奇怪的胖子

研讨会第二天是周末放假,姜轩照例会多睡一会,还没起床,迷迷糊糊的就闻到前面院子厨房飘出来一阵香味。

“嗯?嫦小兔怎么变这么勤快了?”姜轩迷迷糊糊的爬起来,拉开窗帘,外面已经亮了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来,照在趴在墙角大窝里睡觉的苟日天脑袋上。

苟日天经常晚上来帮姜轩找种子打游戏什么的,姜轩干脆在自己房间里给他弄了个窝,有时候玩迟了就睡在这里。

被阳光一照,苟日天眼皮子翻了翻,有点呆滞的看了看,发现眼前是姜轩,没啥别人,于是一只前爪盖住眼睛,继续睡大头觉。

姜轩干脆爬起来,穿着大裤衩朝前面晃悠,一出门,正好看见睡眼惺忪的嫦小兔揉着眼睛,趿拉着拖鞋从房间里走出来。

“咦?”

“嗯?”

两人都是一愣,嫦小兔以为是姜轩在前面做早饭,姜轩以为是嫦小兔。

谁啊?

林芊馐这礼拜出差去外地谈自媒体招商合作项目还没回来,大清早的谁跑厨房去了?

前面院子厨房里的香味继续传来,走到前院一看,厨房大门果然开着,里面还有锅碗瓢盆碰撞的声音。

厨房那可是嫦小兔的地盘,除了姜轩,其他人没经过她允许谁都不许进,一大早的嫦小兔又有点下床气,嘟着嘴走进厨房。

“喂,你谁啊?!谁让你碰我大勺啊?谁让你碰我铁锅啊?谁让你碰我煤气灶啊?!”

里面传来哐当哐当的声音,以及惨叫,没一会,嫦小兔提溜着一个大胖子出来了。

“朱园长?你怎么进来的?小兔你放开他。”姜轩一愣,眼前这个穿着围裙,带着大厨师帽子的家伙,正是研讨会上遇到的乐天幼稚园朱园长,手里还拿这个大勺,偌大个胖子被嫦小兔抓小鸡一样拽出来了。

“哎呀姜园长你好你好!”朱胖子挤眉弄眼尴尬的笑:“苏……苏瑶老师带我进来的。”

说着话,苏瑶拎着豆浆从门口走进来。

“咦,你们起来啦,买的豆浆谁要?”苏瑶晃了晃手里的大包小包早点。

一问之下才知道,朱园长一大清早过来,正好遇到昨晚睡在幼稚园没回家的苏瑶下山买早点,朱胖子看到厨房就忍不住手痒,才有了之前的误会。

“哎呀,这个小妹妹力气太大了!”朱园长嘿嘿直笑,有点怕嫦小兔得样子

,躲在姜轩身后。

“谁让你动我大勺的!”嫦小兔理直气壮。

“行了,别闹了,先吃饭。”姜轩摆摆手。

朱园长做厨师的天赋的确要好过带孩子,这家伙对美食似乎有有种发自内心的热爱,就像苟日天看到小毛片就激动,他看到厨房炊具就会很快活,吃饭的时候还带着厨师的大高帽子不肯摘下来,不过和林芊馐那种厨神不同,朱园长的厨艺算不上特别出众,但是对于食物的味道并不挑剔,不光喜欢下厨,还特别喜欢吃,无论好吃不好吃的,都来者不拒。

苏瑶买的豆浆包子一人一份,朱园长刚才还在厨房里找了几个在冰箱保鲜室放了好几天都没人吃的干馒头,切成片用油简单的炸了炸一个人全给包圆了,吃完之后,又把昨天剩下的一大锅稀饭咕咚咕咚喝完,用馒头片把锅里的一点稀粥底子都抹得一干二净塞嘴里,才心满意足得打了个饱嗝。

要说能吃,嫦小兔也能吃,但是她挑食,一开始当妖怪的时候,她是不挑的,可后来渐渐的吃得多见得多,姜轩也有钱了,嫦小兔吃得档次就渐渐上来了,最早早饭是稀饭馒头,后来变成豆花煎饺小笼包豆浆。

连姜轩自己都有点挑食了,像朱园长这样不光能吃,还不挑食,只要是食物都能吃得津津有味的,姜轩还真是第一次遇到。

一群人看他吃饭都看得有点呆了,心想这人不会是饿死鬼投胎的吧。

“呃……真舒服!”朱园长拍着肚子打了个饱嗝。

“老兄,你这一大早跑来,有啥事啊?”姜轩心想这家伙不会就来骗吃骗喝的吧?可是也不像啊,别看他吃得多,其实不值几个钱,那一大锅稀饭和馒头,要是他不来,姜轩都准备倒进池塘喂鱼了。

人家好歹也是能卖三套一环内房子的猛人,如今混得不咋滴,也有二手桑塔纳一个月三四千纯利的,何必为了点泔水一大早跑过来骗吃骗喝,还差点挨了嫦小兔一顿打?

为了传说中星星幼稚园的美食?武术?总不会是看上苏瑶了吧?这可不合适。

“没啥了不得的大事,都是办幼稚园的,我就是抱着参观学习的态度来的。”朱园长说着,很不见外的晃着大脑袋四处看。

“我这个小地方,有什么好参观的。”姜轩笑笑。

“姜园长,这个秋千很漂亮啊,是你自己制作的吗?”朱园长好奇的朝院子里的忘忧秋千走过去。

这阶段抽奖下来,院子里现在已经有三台秋千,排成了一溜排,见朱园长对秋千感兴趣,姜轩心念微微一动,笑道:“是啊是啊,你要不要坐一坐?”

这个朱园长让姜轩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以前遇到的那些人,无论是武大城这样的大哥级别,还是各位厅长局长,大老板,姜轩至少能知道对方的目的是什么,可是朱园长从出现至今,姜轩觉得有点看不透他。

坐个秋千,说不定就能发现这胖子心里到底在想什么,至少是有没有什么烦恼的事情。

朱园长绕着秋千前前后后打量了一番,还伸手摸了几下,最后嘿嘿一笑:“好东西,真是好东西……”却没坐下来,反而背着手又走到边上的跷跷板好奇的研究起来,就跟没见过这些玩具似的。

“老兄,你不会是妖怪吧?”姜轩忽然问了一句很无厘头的话。

“你什么呢?”苏瑶拉了姜轩一下,同行交流,怎么问这样不礼貌的话。

朱胖子抬头看了看姜轩,也不生气,呵呵一笑,问:“姜园长见过妖怪?”

“这年头不平静啊。”姜轩一本正经的点点头,说:“妖魔鬼怪横行,开个会都能遇到坏人。”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啊……”朱园长戚戚然的点头,说:“人有的时候比妖怪还要坏,咱们好好的开着幼稚园没找谁惹谁,偏偏有人要来针对我们。”

苏瑶在边上听他们俩说话有点发懵,听到这里好像才有点明白,说得妖怪是指昨天开会遇到的秦国强那样的坏人。

而秦国强这一大早也不是很好过。

越是有钱人,往往工作越忙,只有给人打工的家伙才会斤斤计较什么一周上几天班,每天要不要加班,有没有加班工资这类的事情,当老板的人压根不会去想,只要有事就得办,不管什么时候。

只要想做事,事情就没做完的时候,秦国强其他方面人品如何暂且不论,仅仅从工作上来说,的确足够敬业辛勤,周末一大早就来了办公室。

刚处理完几份文件,办公室外有人敲门,没等他说‘进’,门就被人推开了。

秦国强微微一皱眉,有些不悦,等看清楚来人后,那点不悦立刻消失了。

“老伍,你怎么来了,今天不是飞首都吗?”

来的人是老朋友,顶头上司伍元荪,秦国强起身相迎。

伍元荪面色不是很好,看了秦国强一眼,然后坐在沙发上,说:“我改签了两个小时以后的航班。来找你有点事。”

“嗯,什么事?”秦国强心里咯噔一下,伍元荪最近在跑健乐上市的流程,今天预定要去证监会,上市对于健乐来说是一等一的重要工作,他怎么会跑自己这个分园来了?

“昨天开行业协会,那个星星幼稚园的年轻园长发言,当众驳斥了你的理论?”伍元荪问。

“驳斥谈不上吧,交流嘛。”秦国强心想这个事传得也太快了吧。

“昨天夜里,在场的几家媒体就出稿子了。你自己看下。”伍元荪从随身的公文包里掏出几张打印纸交给秦国强。

秦国强看到这几张稿件,心里一阵阵疑问,昨天在场的几家媒体的稿件按理说现在还没有发表,怎么会到了伍元荪手里?伍元荪又怎么会知道昨天协会上有哪些媒体参与?

不过现在也来不及想这些,他眼皮一扫,粗略了看了一下几篇稿子的标题。

《学历论和方法论,教学思想的碰撞》

《新旧观念之争》

《依靠学历到底能不能解决问题》

《一个草根对于行业专家的挑战》

《瓶子和水》

……

看这几个标题,秦国强就知道情况不太妙,媒体的报道煽动性太强了,把昨天得学术之争,刻意的变成了新与旧、保守与改革两个立场的争论。从媒体角度而言,固然可以抓住读者眼球,煽动情绪,但是作为当事人,对秦国强显然不太公平。

本来研讨论仅仅是学术之争,没有什么对错之分,可是经过媒体的渲染报道,一下子变成了是非之争,就有了立场鲜明的上下高低是非对错。

徐州癫痫病医院
福建治疗宫颈炎费用
宁波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徐州癫痫病医院费用
福建治疗宫颈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