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符道巅峰 第三百五十章 怨念

发布时间:2019-09-25 14:37:34

符道巅峰 第三百五十章 怨念

“小子受死!”

蕴含着可怕源力的手掌陡然怒拍而出,申屠义神色狰狞的怒吼道。

感受到背后强大的源力波动,石飞羽没有丝毫犹豫,身形立即转变方向狂掠而出。

轰!

下一霎,一道源力掌印擦着他的肩头飞了过去,恐怖的源力掌印当即让空气都是产生了强烈震动。

如果刚才这一掌要是打在自己身上,即便有蕴天珠护体,石飞羽也相信绝对难以活命。

心神一颤,心知这个老家伙此次不杀自己决不罢休,猛的低吼一声,速度再次提升起来。

“了,了!”

望着从远处飞来的赤炎千纹雕,石飞羽心中暗暗焦急,按照目前的速度,只需给十息时间就能和赤炎千纹雕相汇,到时候就算申屠义实力如何强横,也拿自己没有任何办法。

可是申屠义又怎么会给他这种机会?

在赤炎千纹雕发出阵阵唳鸣时,申屠义就以判断出他的意图,心中不由得冷笑道:“想走?没那么容易。”

冷笑中,他竟是不去追杀石飞羽,直接冲着赤炎千纹雕掠去,打算先将这只五阶妖兽除掉。

眼见于此,石飞羽心神陡然一沉,猛的怒喝道:“挡住他。”

嗡!

下一霎,魔天虚幻的身形突兀出现在半空之中,手掌顺势狂拍而出。

随着他的手臂挥动,天空瞬间变得暗沉比,一只笼罩了数百米空间的庞大手掌,携带着可怕能量轰然拍落。

“该死!”

被这只巨大的手掌笼罩,申屠义脸色微变,不得不停下身形一拳爆轰而出。

伴随着一道宛如炸雷般的巨响,那只漆黑如云的手掌顿时炸裂开来,霎时间狂风大作,恐怖的能量风暴瞬间席卷了半边天空。

“走!”

与此同时,魔天急促的怒喝声也陡然响起,此刻的他已经感觉到自己体内后力不继,如果稍加耽搁,今天恐怕谁都法逃脱。

目光一闪,石飞羽也知道现在这种时候必须果断,猛的低吼一声,身形瞬间狂掠而去。

“给我留下!”

发现他要趁机逃走,申屠义当即怒喝一声,拳头隔空爆轰而去。

一道源力凝聚的拳影瞬间穿透数百米的距离追了上来,而石飞羽的心头也是因此微微一沉。

这个老家伙的手段显然比马高风要厉害许多,即便是自己早有准备,依旧被他逼的狼狈不堪。

心神波动中,蕴天珠强大的防护立即开,随着一道道玄奥的金色符文围绕着他急速飞旋,石飞羽的心中也是做好了硬接这道可怕攻势的准备。

砰!

不料就在他打算硬接这招时,魔天却是手臂一挥,在他身后的空间立即凝固而下。

紧接着,可怕的源力拳影便是狠狠轰了上去,震耳欲聋的爆响中,凝固空间陡然炸裂,形成的能量风暴瞬间将石飞羽掀翻而去。

即便有着蕴天珠护体,在这道可怕的能量风暴中

符道巅峰  第三百五十章 怨念

,石飞羽依旧感觉到自己体内传来阵阵撕裂般的剧痛。

偏偏这个时候,飞云符赋予他的能力也是失去效果,而他的身体则立即向着下方急速坠去。

急速坠落,耳边传来的呼啸声让他心神惧颤,仅仅几百米的高度眨眼便至,现在想要重凝聚飞云符根本来之不及。

地面越来越近,而石飞羽的心脏也是随着那种急速坠落砰砰狂跳,如果真要是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就算不会丧命,也会落个重伤昏迷的下场。

到时候申屠义只需吩咐一声,等候在圣天城内的那些学院弟子就会将他抓回去,而魔天终也将难逃毒手。

同一时间,望着他急速坠落的身形,申屠义嘴角却掀起了一抹冰冷笑容,心中是不由得暗暗松了口气。现在甚至都不用继续动手,他只需要看着石飞羽狠狠的摔死在山脉之中,到那个时候,申屠义心中怒气不仅消除,连眼前这个神魂体后也会落入他的手里。

一想到有可能从神魂体身上挖掘出那些令人眼红的强大武学,申屠义心理就不由得充满火热。

而魔天的心神却猛然一沉,现在想要赶过去相救已经来之不急,如果石飞羽一旦丧命于此,那么他这几年的心血将会白,而这种结果也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砰!

突然,一道音爆声将两位强者目光吸引而去,尚未等他们反应过来,一只庞大的妖兽便出现在了石飞羽身下。

随着这只妖兽的减速,震耳音爆瞬间扩散开来,连空气中都是泛起了阵阵涟漪。

高亢的唳鸣声陡然将两位强者惊醒,望着千钧一发,接下石飞羽的那只赤炎千纹雕,申屠义脸皮微微一颤,猛的暴喝道:“找死。”

眼看着石飞羽就要摔死在这片山脉之中,没想到后却被赤炎千纹雕破坏,此刻申屠义心中的怒火处发泄,竟是将自己脸庞憋得铁青起来。

“走!”

原本以为自己必死疑,没想到后这只赤炎千纹雕却及时赶到。侥幸逃过一劫的石飞羽,在猛烈的撞击下陡然一口鲜血狂喷而出,怒喝道。

怒喝声尚未落下,魔天虚幻的身形便突兀消失。下一霎,已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望着登上赤炎千纹雕的二人,申屠义铁青的脸庞微微一颤,猛然咬牙厉吼道:“决不饶你。”

在口中发出厉吼声的同时,他的身形也随之追了上来,数百米距离以分神境强者的速度,几乎是在两息时间便能赶到。

然而,现在的石飞羽有了赤炎千纹雕相助却不惧他,抬手擦去嘴角血迹,站在这只五阶妖兽背上冷冷一笑:“老狗,咱们他日再会。”

随着呼哨声响起,赤炎千纹雕立即拍打着双翅直冲天际,那般速度甚至连申屠义都是法追击。

短短几个呼吸间,这只五阶妖兽便与他拉开了上千米的距离,而这种距离也让申屠义脸庞猛的扭曲起来。

“小杂碎,论你逃到天涯海角,老夫都要将你找出来,碎尸万段。”

听着身后传来的这般怨毒话语,石飞羽眼神一沉,猛的狂笑道:“好,那我就在天古荒域恭候大驾。”

“胡闹。”

在狂笑声响起的一刻,魔天脸色不由得微微一变。

而石飞羽嘴角却浮现一抹苦涩笑容:“我还能怎么办?九宫山不能因为我再次遭受大难,既然这个老妖怪想要报仇,就只能引他来天古荒域解决恩怨。”

赤炎千纹雕扇动着双翅越飞越远,而申屠义的脸色也是因此逐渐变得扭曲起来,充满森然杀意的话语随之从其口中传出,也让这场恩怨可化解:“天古荒域……”

“听说天古荒域近出现了一位少年强者,此人取缔了易材良的位置,坐上了八大凶王之一的宝座,难道这个人就是他?”

等到冷静下来,申屠义的眉头却慢慢皱了起来,双眼之中寒光闪烁,突然冷笑道:“也好,另外几块黑玉残片迟迟没有下落,老夫此次就亲自带人走一趟。”

森然冷笑声落下不久,申屠义也是回到了圣天城内,不过当他看到以成废墟的圣天学院,又是忍不住仰头发出一阵怒吼……

九宫山坐落在圣天城西北五千里外,寻常之人想要跨越这么远的距离,至少也要走几个月。

然而有了赤炎千纹雕搭载,这种时间便可以大大缩短。

心急赶路,用了将近一天时间,便远远的看到了那九座围绕在一起的山峰。

随着高亢嘹亮的雕鸣声响起,刚刚经历了一场大劫的九宫山众弟子,也是发现了从远处天际尽头飞来的庞大妖兽。

“是飞羽师兄,是飞羽师兄回来啦。”

从震惊中回过神,立即有人高声呼喊道。

不久之后,整座九宫山都是因此沸腾起来,论是受伤躺在床上的弟子,还是闭关修炼的各峰之主,竟是纷纷冲了出来,抬头仰望着盘旋在天空中的赤炎千纹雕。

可是这只雕儿却迟迟不肯落下,直到众人等的有些心急,它才猛然向着行云峰俯冲而去。

“,准备好迎接你们飞羽师兄归山。”

即便一年多未见,行云峰大弟子周炼依旧没有改了他的那种喜欢张扬的性格,没等雕儿落下,他便忙着开始招呼众人。

经过前几天的一场浩劫,九宫山乃至行云峰都没有剩下多少弟子。如今听到周炼的吩咐,有些人却并不像往常那样对他言听计从。

而有的人是直接冷哼道:“迎接什么?要不是他,我们九宫山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真要是说起来,他才是那个罪魁祸首。”

“没错,你们谁喜欢迎接他只管上去,反正我不会去欢迎一个给山门引来大难之人。”

“对,按照门规,他应该接受惩罚,就算是为了那些死去的师兄弟们在天之灵,也该将他逐出师门。”

一道道充满愤怒的声音突然从人群中爆发开来,也让周炼眼神逐渐阴沉而下。

没想到一向对自己尊敬有加的师弟师妹,在此刻居然能说出这番话,周炼眼神阴沉的同时,心中也感受到了一丝寒意。

“你们都给我闭嘴。”

听着众人越来越难听的言语,沈子怡猛的怒叱道。

而她在行云峰的威严显然要比周炼好使,那些充满怨念的话语立即压了下去,众多少年少女脸上的表情,也多少有着一些忌惮。

刺耳雕鸣声突然从头顶上传来,下一霎,赤炎千纹雕扇动双翅缓缓落在了行云峰顶。

可是当周炼看到趴在雕背上的那个少年,以及少年苍白血的脸庞,心却猛的沉了下去……

河北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河北治疗阴道炎方法
河北治疗阴道炎费用
河北治疗阴道炎医院
河北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