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仙命长生第二百零八章应战

发布时间:2020-01-26 06:15:23

仙命长生 第二百零八章 应战

那老者闻言后脸色大变,他一向备受尊重,还从没有任何人对其轻视到这个地步。

“好好好,今天开了眼界了。”

獬豸当下不怒反笑,口中连声几个好字,冷笑道:

“秋师就是这般教育他的弟子么?对待前辈都是这个态度?看来有其师必有其徒,都是这般的令人厌恶。”

朱砂冷哼一声道:“我老师一直教育我们,对待贤达要如春天般温暖,对待那些老而不羞的家伙,却是不需要半分客气。”

“另外有几点我可要声明在先,首先我亦是一位老师,你对我来说无非是位先道长者,我礼貌上尊重你,尊你一声前辈。”

他不甘示弱的反驳道:“但是我如今挂职副师长职务,你却是一介凡者身份,恐怕礼数上你还要给我请一声安才行,不过看你年岁已大,就免了罢。”

朱砂这几句话掷地有声,可算不留半分情面,似乎要将这位老者气个半死才肯罢休!

“恶人当需恶人磨,”这点他倒是知道的,若是现在就服软的话,恐怕以后的日子都不会好过。

一旁那名接待人员吓得混身筛糠,他万万没有想到,今天甫一见面,居然会出现这样的火暴场面,完全始料未及。

这一老一少,都是嚣张跋扈到了极点,一言不慎,很可能就要出事啊!

他头上忽然冒出不少冷汗,暗忖道:还是赶紧想点法子,这样的场面又有谁能收拾,似乎马上就要发生一场大战。

獬豸望着朱砂,面色不善道:“伶牙俐齿的小子,莫非当初年余没有告诉过你,你虽然挂师长职务,但是我两朝武魁,地位完全可等同军长级别么?说来恐怕你还不知道,就连你们陆军长,当年也是出自我的门下!”

“哼哼,任谁担任了这青训老师,哪怕一点也不作为,恐怕都会教出不少的优秀学生罢,职责所系,倒非实力之为。”朱砂讥讽出声道。

“你这是在质疑我的能力么?”獬豸身躯一震,那身周气势陡然出现,一股无比强横的威压直接向朱砂笼罩袭来。

这就是獬豸老爷子二朝魁首的实力么?果然有些强横啊。

朱砂顿时有些吃力之感,心中金系命力运在身表,一团黑紫金色系,登时将身体覆盖护住,然后他双眼冷冽,登时敛聚一道神识向那獬豸击去。

獬豸微微诧异间,将手轻轻一挥,那股神识瞬间静止,被他抓握在手内,劲力一吐,朱砂神识宣告消散,顿时识海内如针扎般疼痛,虽然只是一下,却也有些吃痛。

“精神修者的神识么?果然有些门道,”獬豸脸上轻蔑道:“只是可惜,遇到我是全无用处的。”

“是么?”朱砂冷笑,两手食中二指点在两侧眼尾,瞬时发动了一个他最近新练的神识技,“实体绞杀!”

同时他也立刻明白,眼前这位强者,如今可能已经是接近于“战圣”殷墨的实力,在人族中也是修尊期的存在,自己如今还是修灵期,还不能够真正同对方放单,能够让对方有所触动的,只有精神修技了。

实力悬殊果然让人气短。朱砂暗忖道,看来我在实力方面,还需要尽快提升层阶才行。

这招精神力量的实体绞杀一经出手,果然獬豸的脸上有些悚然。

这已经并非低阶神修之技,而是接近中阶,灵兽族之中,在灵魂方面一直是弱项,即便是他獬豸自身,也需凝神以对。

“虚一!”

老者身形一动,在原地登时出现一道虚无的身影,而他自己的实体,已经临近朱砂不足三尺开外,他身影刚刚定格,忽然感觉空气之中,隐有破空声音。

“这小家伙所发出的精神修技,居然是可以追踪的么?”他叹了口气,再度动了起来。

“虚二!”

两道身影叠加消散,他的身影又再度出现,而这一次,那实体绞杀的破力才堪堪击出很远外的一处木桌,怦的一声,那木桌上被击出一个黑色洞口来。

“居然能够逼我使出‘虚二,’你确实有点本事。”

獬豸对朱砂的目光,终于有些凝重起来。

“三虚步”乃是他得意修技,一般难得轻易施展,能够让他全部施展的更是少之又少,想不到这眼前的年轻人一出招自己就出了两步,着实有些狼狈不已。

“可以令您老人家惊奇的事情还多,只是懒得使用罢了。”朱砂冷冷接口。

“你这是找死!”眼前这朱砂的嚣张表现,使得獬豸终于动了真怒,他平淡伸出一掌,掌内似乎有小型旋涡形成。

“小心,这是灵兽族的超级秘传,吞噬术!”在朱砂的识海内,忽然有人发声提醒道。

是魈,终于再度醒转过来了吗?朱砂心里一阵狂喜,识海内一股熟悉的生机再度出现,说明魈已经醒了过来。

“速速凝神,散力于无形之中。”魈的声音急促道。

他知道“吞噬术”这一招如果硬冲,可不好对付,但是如果散力无形,这招便是使无可使,直接废弃。

再强大的吞噬,面对完全废弃的招数,自然没有任何的作用。

朱砂赶忙转换体内命力,将全数的灵力压制回归气海,“冰心诀”发动,默念了一个“归”字决。

在他身上,立时再无半点灵力波动,猛然感觉上去,简直是一个丝毫没有修为的家伙。

獬豸掌内的旋涡似乎失去了方向,顿时停止当场,然后开始轻轻消散。

哇,魈不愧是妖族百科全书,见识就是牛啊!朱砂心里直接松了口气,这一下要是自己全力施为,所施展的灵力估计就要被这老家伙吞噬掉了,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那识海内,魈也在摇头叹息,看来这一触即发的场面,一时半会是控制住了。

“我要调息一阵,你处理完眼前的事情后,再来识海内找我吧。”魈轻轻掩上了茅草屋子的木门。

“这家伙使用的,莫非是归灵入体吗?”

獬豸眉头微微一皱,忍不住出声道:“小子,你是如何知道破得我这一招的手段的?莫非是秋师那老家伙教的么?”

他此刻心中大为惊奇,甚至有些可怖之感,眼前这年轻人的实力,不过在七阶灵兽中期修为,但是表现出来的水平简直有些可怕。

短短时间内,不但施展了精神修技,还能够知道自己这招“吞噬术”的应对之法。精神修者倒也罢了,朱猿类是唯一灵魂强盛的兽族,这可以理解,但是对于破解‘吞噬术,’他却是怎么做到的?

难道秋师那老小子,一开始就预测到了他会跟自己争斗,所以提前告诉了他这对应方法了么?这也似乎不太可能。

朱砂此刻也没想到,这老爷子会发声询问,一时之间也没有好的回答,居然有些发呆沉默。

就在这时,那教务处的门发出“吱”的一声,被推了开来,一张面容俏丽,温婉动人的女子面庞,立时出现在这间屋内。

“这是要闹哪样撒?”那女子声音宛如嘤咛,酥软异常,如一薰春光,瞬时令整个屋内战意消散不见,适才冲天的紧张氛围也登时化为乌有。

杭州丽都医院咨询电话是多少
南岗区中西医结合医院
常德那个医院可以治白癜风
深圳正规妇科病医院
廊坊著名白癜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